首页 财经内容详情
USDT交易所程序出租(点击联系我):聚焦IPO | 市场景气度下滑,关联交易存疑,智迪科技再战创业板,前景仍不乐观

USDT交易所程序出租(点击联系我):聚焦IPO | 市场景气度下滑,关联交易存疑,智迪科技再战创业板,前景仍不乐观

分类:财经

标签: # allbet手机版

网址:

SEO查询: 爱站网 站长工具

点击直达

lô đề hôm nay(www.vng.app):lô đề hôm nay(www.vng.app) cổng Chơi tài xỉu uy tín nhất việt nam。lô đề hôm nay(www.vng.app)game tài Xỉu lô đề hôm nay online công bằng nhất,lô đề hôm nay(www.vng.app)cổng game không thể dự đoán can thiệp,mở thưởng bằng blockchain ,đảm bảo kết quả công bằng.

红周刊丨刘杰

疫情期间,得益于居家办公和线上教育需求的爆发式增长,智迪科技鼠键产品销售情况水涨船高,然而,随着2022年PC市场景气度向下,后续智迪科技如何保持业绩的持续增长令人担忧。

联想、罗技的鼠标、键盘等产品代工厂――珠海市智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智迪科技”)目前正在申请上市,此次IPO其拟募集资金5亿元,用于计算机外设产品扩产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信息化系统升级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事实上,早在2016年其就曾向A股发起冲刺,可惜最终“折戟”,然而,本次再度IPO,智迪科技仍存在不少问题,虽然在居家办公和线上教育等因素影响下,下游PC市场回暖,其键鼠产品的需求大幅增长,但从后续情况来看,PC市场景气度已经开始下滑,其未来业绩也难言乐观。此外,其与关联供应商存在巨额关联交易,且交易报价也低于第三方非关联公司,交易公允性存疑。

PC市场景气度下滑

未来业绩难言乐观

智迪科技主要从事键盘、鼠标等计算机外设产品的研发、生产及销售业务,其主要采取ODM模式(即代工厂),在下游领域PC端,目前已经形成高度集中的市场格局,根据IDC统计,2020年,联想、惠普、戴尔作为全球前三大PC厂商合计出货量占全球PC市场的份额达到63%。而历经多年发展,目前键盘、鼠标产品市场基本已形成品牌商和制造商二元驱动的发展格局,品牌商将多数产品以ODM、OEM等形式委托外部制造商推进研发、生产制造等工作,智迪科技正是品牌商的代工厂之一。

上述情况在智迪科技的前五大客户中得到充分印证,据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其前五大客户销售金额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1.28%、66.18%、66.50%,客户集中度较高,其大客户主要为联想、罗技、樱桃等知名品牌商,这也是键鼠生产商的共同特点。

身为计算机外设产品的代工厂,智迪科技的业绩表现与下游PC市场的景气度高度关联,根据IDC统计,在2016年至2018年,全球PC出货量停滞不前,数量均为2.6亿台。此后,因新冠疫情的影响,居家办公和线上教育需求出现爆发式增长,全球PC市场出货量开始快速上扬,2019年至2021年,全球PC出货量分别为2.67亿台、3.03亿台、3.49亿台,同比增速分别为2.69%、13.48%、15.18%。

得益于下游PC市场回暖,配套键鼠需求增加,智迪科技业绩也快速增长,但值得注意的是,据Canalys最新数据显示,2022年第三季度全球个人电脑(包括平板电脑)市场连续五个季度下跌,总出货量下降至1.056亿台,同比下降14%,与2022年第二季度相比仅增长1%(二季度由于种种限制,供应严重中断)。所有产品类别和终端用户领域的需求都因宏观经济状况的恶化而受到压制,消费者和企业都对设备方面的支出采取更加谨慎的态度。

此外,据另一家调研机构Omdia在其最新的全球笔电出货预测中,给出目前市场上较为悲观的笔记本电脑出货预期,将原先预期的2022年全球PC出货量2.21亿台,下修至1.94亿台,预期较上年同比下滑25.8%。下游PC市场景气度向下,不免令人担心,智迪科技报告期后,业绩是否会出现变脸的情况。

在下游客户方面,报告期内,智迪科技的前五大客户名单有所变化,新增了三家大客户,分别为赛睿、美商海盗船以及罗技,其中,罗技、美商海盗船在2021年才进入其前五大客户名单中,分别位列第二及第五大客户,其与前述客户能否保持长期稳定的合作,目前仍是未知数。公司在招股书中也坦言,我国内资计算机外设键鼠产品制造业起步较晚,综合实力突出的大型企业相对较少,行业内领先的台资公司在技术、渠道、知名度等方面具备一定的先发优势,存量市场竞争加剧,其进一步拓展高阶客户的难度加大。

还需关注的是,智迪科技的业务以外销为主,报告期内,其外销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5.93%、72.22%和77.90%,主要以美元结算。2020年下半年以来,受人民币对美元单向大幅度升值因素影响,其当年的汇兑损失较大,金额为1320.45万元,占当期利润总额的比例为16.24%,故还应警惕其外销业务风险。

不仅如此,2021年度,受人民币升值、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因素的影响,智迪科技毛利率大幅下滑,由上年的22.52%锐减至15.02%,下滑了7.50个百分点。这也导致其当年出现增收不增利的现象,其当期实现净利润金额为5911.53万元,较上年的7100.29万元,同比下滑了16.74%。

亲属公司关系竟未核查清楚

关联交易价格公允性待考

作为键盘、鼠标的生厂商,PCB导电薄膜以及线材是智迪科技重要的原材料,对于前述原材料,智迪科技向关联方珠海卡柏、北海胜联进行了大量采购,2019年至2021年(以下简称“报告期”),智迪科技向珠海卡柏的关联采购额分别为1524.12万元、1515.21万元、1567.98万元,向北海胜联的关联采购额分别为1224.72万元、1166.00万元、978.86万元。

有意思的是,珠海卡柏作为智迪科技重要原材料的供应商,在前次申报中,智迪科技却未识别出其关联方身份,而是在本次申报时予以纠正,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

Telegram群成员导出www.tel8.vip)是一个Telegram群组分享平台。Telegram群成员导出包括Telegram群成员导出、Telegram群组索引、Telegram群组导航、新加坡Telegram群组、Telegram中文群组、Telegram群组(其他)、Telegram 美国 群组、Telegram群组爬虫、电报群 科学上网、小飞机 怎么 加 群、tg群等内容。Telegram群成员导出为广大电报用户提供各种电报群组/电报频道/电报机器人导航服务。

,

智迪科技表示,经网络查询,珠海卡柏由彭健、刘子恒分别代为持股80%、20%,该公司实则为实控人谢伟明姐姐的配偶刘瑞波控制的企业,而对于前次未识别出关联方的原因,其“甩锅”给了关联方实控人刘瑞波。

据资料显示,刘瑞波为珠海瑞宏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珠海瑞宏”)的大股东,2016年以前,珠海瑞宏为智迪科技导电薄膜的主要供应商,但在前次申报辅导规范过程中,中介机构要求其减少与珠海瑞宏的关联交易,而刘瑞波不愿放弃原有业务,故其在2016年5月,通过股权代持的方式设立了珠海卡柏,并将其介绍给智迪科技,但未表明其为股权代持的事实。

事情的真相在2017年浮出水面,当年7月,刘瑞波又在广西成立了北海胜联,为将其导入智迪科技的供应链,珠海卡柏告知了其在广西设立了生产基地,但在调查供应商背景时,珠海卡柏与北海胜联名义上无关联关系,进一步核实后,二者才向智迪科技告知,刘瑞波为两家公司的实控人。

问题在于,对于如此关键的供应商,智迪科技竟然未核查清楚其股权背景,明明是实控人亲属控制的公司,公司竟对此一无所知,着实令人震惊。更重要的是中介机构也未对该供应商股权情况,通过走访、访谈等方式核查到位,是否做到勤勉尽责,是值得商榷的。

还需要注意的是,智迪科技在解释关联交易必要性时还存在矛盾之处。其表示选取供应商时主要考虑区位因素,向珠海卡柏、北海胜联采购PCB导电薄膜、线材的主要原因是珠海同类供应商较少等原因,其论证方式为通过“企查查”搜索经营范围包含导电薄膜、薄膜开关等字样的企业,搜索结果为广东省共54家相关存续企业,仅珠海卡柏位于珠海。若真如前述所言,其与珠海卡柏的关联交易是出于地域因素,尚能理解,但问题在于,北海胜联的地理位置是在广西北海,并非在广东省,其又为何舍近求远呢?

此外,智迪科技一边在相关解释中表示,珠海的PCB导电薄膜、线材同类供应商较少,另一边又在招股说明书中宣称“市场上存在众多PCB和线材的供应商,市场竞争充分,公司并不存在对珠海卡柏、北海胜联的重大依赖”。问题在于,既然“区位因素”是其考虑重点,如果其不向关联方采购相关原材料,找其他区域供应商替代,是否存在成本大幅增加的问题呢?

在关联交易的公允性方面,报告期内,智迪科技向珠海卡柏、北海胜联采购PCB、线材的合并平均单价,持续低于向无关联第三方供应商的采购平均单价(详见附表)。关联交易是滋生利益输送的温床,智迪科技不但与关联方供应商长期存在巨额交易,而且其向关联方供应商采购的价格还存在持续偏低的情况,这难免令人怀疑,其是否存在利用关联交易增厚自身收益,以达成上市的目的?而后续一旦成功上市,其是否会“投桃报李”,进行利益输送,从而损害中小投资者利益。

还值得注意的是,在前次申报时,中介机构已经提出让智迪科技减少关联交易,但本次申报时,其关联交易仍居高不下,据资料显示,其向珠海卡柏、北海胜联采购PCB导电薄膜金额占同类型采购的比例分别达 73.68%、77.44%、73.66%。

转贷、资金拆借等问题时有发生

公司内控管理有待加强

除关联交易问题外,智迪科技的内控管理也存在问题,报告期内,其存在转贷以及通过个人卡及现金方式代收代付相关经营收入和支出的情况。

资料显示,2019年2月至4月,智迪科技通过子公司珠海市朗冠精密模具有限公司向银行获得贷款910万元、230万美元、520万元,再通过受托支付的方式将其中部分贷款付款给智迪科技,但实际发生的采购金额小于银行贷款受托支付累计金额,存在转贷行为。

在IPO审核过程中,“转贷”问题一直是发审机构和监管机构关注的重点,“转贷”即发行人为满足贷款银行受托支付的相关要求,在无真实业务支持情况下,通过供应商等取得银行贷款或为客户提供银行贷款资金走账通道的行为。企业通过受托支付方式间接获得银行贷款的行为,存在改变贷款用途的情况,不符合“专款专用”的要求,违反了《贷款通则》《流动资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中有关法律规定的情形。

值得一提的是,智迪科技因资金周转困难而不惜采用“转贷”行为时,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谢伟明、黎柏松却在从公司借出资金。其中2019年、2020年黎柏松分别从公司拆出资金52.61万元和59.21万元;2019年、2020年、2021年谢伟明则分别从公司拆出资金6.77万元、213.85万元、33.29万元。据招股书介绍,前述资金拆借主要用支付个人日常消费、朋友间资金拆借、理财投资等。

不仅如此,智迪科技还存在个人卡及现金方式代收代付的情况。报告期内,其通过前述方式流入的资金金额分别为575.64万元、912.50万元、170.25万元;流出的资金金额分别为519.17万元、880.47万元、50.84万元。个人卡及现金流入款主要包括废料销售款、供应商返还款项,流出款主要包括实控人拆借资金、支付员工薪酬等。个人卡及现金收付方式是典型的财务不规范行为,容易导致公司资金安全风险的发生。

综上不难看出,智迪科技内部控制系统较为薄弱,公司管理方面漏洞不少。倘若公司不在管理上下功夫,建立一套完整且行之有效的内控制度并认证执行,恐怕会出现难以挽回的损失,届时不仅公司会自食恶果,中小股东的权益恐怕也会受到影响。

(本文已刊发于2022年12月31日《红周刊》,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

USDT交易所程序出租点击联系我),全球頂尖的USDT場外擔保交易平臺程序出租。

 当前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布评论